Archive | December, 2020

主妇的幻想

29 Dec

逛costco,一排一排的货物,慢慢走过去,挑一挑。呀,意大利肉丸打折,娃们午餐有着落了。parmasan cheese要买冰箱里面的,意大利的,更好吃。mandalorian背包才10刀?必须买。。。

日子久了,这样的日子不免空虚。自己想要的,比物质要多。如同安娜那样的拆包生活,只是物质滋养。更高端的,是精神滋养。窗明几净,手握卷书,享受心灵平静。有个爱好,有时间去追求。

我想多了,安娜的窗明几净尚且做不到,反倒去觊觎庄祖怡的阳春白雪,真真的主妇的幻想。又有衣服要洗了吧。

当妈是件体力活

21 Dec

思想简单有好处,因为生小孩这件事情就是想的越多越怕,感觉责任太大,所以作罢。比如周慧敏,李健,蔡澜。像我嘛,凭着一股傻气,两年得了两个儿子。

孩子既然生出来了,那可是送不走了的。我即使没准备好也要跟着往前跑,因为娃在长大,一天又一天。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,俩娃都要完全亲历亲为,于是我了解了当妈的功课。从开始的夜里没的睡,到上学了准备各样东西,各种安排,娃们遇到了个不着调的妈,各种慌慌张张,临阵磨枪。

就现在来说吧,早上妥妥一个半小时,要准备娃出门,带午饭,准备衣服,吃了早餐,催着娃洗漱,然后开车送娃出门,由于疫情还要每天填健康表。回到家,在家上班,感觉已经过了一个一天,再重新开始另一个。5点钟一响,接娃,做晚饭,陪着(逼着)娃吃饭,休息一会,给娃读本书,就到时间要哄娃睡觉了。单单哄睡,也要一到两个小时不等。在这之上,买菜,设计食谱,洗衣服,不知道一星期要洗几次,买衣服买玩具。这还是疫情期间没有课外班。

老师发来调查,问圣诞期间哪些天送娃,哪些天不送娃。老师,学校开门我就送。我也忙了一年了,能休一天是一天,和娃bonding嘛,刚刚周末bonding过了。2天,7顿饭…马上圣诞又要bonding4天。很够了…

周末带娃hiking的时候,老二(4岁)走到后来就要大人抱,我是完全不行了,狠心跟娃说,要么自己走,要么找你爸,妈腰不行。想想当年刚生老二的时候,带俩娃去纽约上州爬峡谷,几百阶就生生抱着老二爬,连婴儿背带都不用。时光一去不复返。俩娃够了!

睡美人

20 Dec

老二出生以后,为了方便照顾,一直由我陪睡。当妈的都了解,娃睡着的模样是多么的恬静美好。不是泛滥的母爱,而是感叹,当妈的辛苦一天终于结束了。

望着身边这个已经四岁的小人儿,仿佛一个睡美人,沉浸梦乡不知所以。呀,宝贝已经四岁,手脚长到不可思议,很难将他与刚出生时的小块联系起来。

娃喜欢发号施令:妈妈,去洗手啊,爸爸,你打喷嚏没有捂着嘴,哥哥,我们来玩。而且他永远理直气壮,没有错过。为什么往墙上画?因为我们在party啊,你为什么要说我! 我戏虐的称他有做 CEO的潜质。哈哈。

我的宝贝宝贝,给你一点甜甜,让你今夜都好眠。

我的小鬼小鬼,逗逗你的眉眼,让你喜欢这世界。

人生苦短需尽欢

13 Dec

最近真真吃了瓜,话说trader joe的西瓜很受娃喜爱,每次半颗。同时华人上群嘲安娜出轨TH。我实在不懂。人生几个阶段,无非少年情窦初开,中年人生危机,老年老房子可能着火。

大部分人活着喜欢四个字,循规蹈矩。比如有些人进入婚姻以前并不知道婚姻是什么,进入婚姻之后也愿意熬下去,不管幸福与否。但是这世界变化太快。古时候,人们说“糟糠之妻不下堂”。现在哪有这种讲法?糟糠之妻自己都不愿意困住不幸福的婚姻之中了。

另外人们嘲讽安娜勤快,不像贵妇。这什么世道?勤快不是美德吗?人生本来就是如此,有的人心计多些,有的人更随缘,大家各自安好就好。就算安娜处心积虑嫁了,也是人家的日子,各取所需,网友真是闲的,都把自己日子过好不得了。看不惯不要看。另外看了TH也是草根出身,凭学识得到如今生活,应该鼓励才对,很正能量。

不得不想起强东。当初大家对于不管是奶茶出嫁还是强东出轨,都是极尽嘲讽。历史在那摆着呢。强东明显是中年危机,该有的都有了,什么物件他买不来?如同普通人有心水的物件一样,到了那个层级,要么去学佛追求精神了,要么去爬珠穆朗玛了,要么就想“买”点高级的。什么更高级?人心啊。征服一两个女人,或者更多。其实一点也不难理解。古人乐上青楼一掷千金,追求的不也就是这么点人生之颠的感觉嘛。

老房着火,就得说说贝佐斯了,一辈子谨小慎微,终于再也忍不了了。人不痴狂枉少年,少年没痴狂过,老了有机会自然要补一补。再说一次,人不会长大,只会变老。少年时候的渴望也不会减少,只是年纪大了会衡量,买的起单吗?只要买的起,自然会去尝试。

人生苦短,何必墨守成规。旁人为何意外?人性而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