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chive | September, 2020

中年不焦虑

26 Sep

呼兰的中年危机的段子火了。在我看来中年有危机却不一定焦虑。二十出头,你满是憧憬,但是不知道河对面究竟是甚风景。三十出头,你不再憧憬,即使身处困境,已经清晰知道解脱的办法和前景。年龄给了我一颗强大的心,越来越少能有事情让我忧心。犯了错就承认,有问题就解决,是迎接未来的最好姿态。

十年后重启读博路,真心感激有回炉机会。纵使进展再缓慢,也不复有当初的那份焦虑。业界工作时间长了,很单一,有个念想支持,仿佛死水里面的一眼泉。没有别的想法,反正总是会变老,至少希望不要又变老又变笨吧。而且很神奇的一点, 是小孩在陪我践行。

有了小孩,我付出了时间和金钱 (很多金钱),我得到的是他们带给我的新世界。我的育儿理念是反思式育儿。我自己做不到的,我不会要求小孩(除了运动…)。比如说,我希望小孩爱读书。一开始一头雾水,去图书馆,到处找人推荐书单。最后在图书馆借了一本”how to raise a reader”,一方面有详尽的书单,一方面学到理念,要鼓励小孩从书中找答案。读完我恍然大悟,如果我不相信书里有答案,小孩怎么会得到这个理念。不知道怎么帮小孩选书? 去书里找答案啊。哈哈。就这么简单。同理,不知道如何开展项目,读啊。

T cell priming, 川普当爹以及蔡美儿

18 Sep

疫情来了,也开启了全民学生物的时代。自己本身在生物科技行业,忽然一阵春风来,身边朋友圈转发纷纷变成了-“为你解析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”,“某药厂疫苗效果显著,引起B细胞以及T细胞免疫”。正巧我最近也在看T细胞相关。T细胞很神奇,可以变来变去。平常情况就在休眠状态,病原采集细胞(APC)发现新出现的病原就会采集过来给老大过目,这时,T细胞就会被激活,爆发小宇宙,去和病原决斗,并且还会形成记忆T细胞,以后同类病原再敢来犯,可以迅速出击。这个过程叫”priming”。也就是提前做好准备。

美国距离大选越来越近。每次共和党大会,川普的亮点总是他的孩子们。中国古话说“前三十年看父敬子,后三十年看子敬父”。当然解释有很多,我认为是说,前面三十年别人因为敬重你父亲而敬你,后面三十年别人因为你小孩(你教育的好)而敬你。川普不靠谱的地方多了,但是孩子个个很光亮。让你徒然对他多一层敬意,好像这家伙教育孩子很不错嘛。川普之前接受采访时说,“有钱人当然要生小孩,我肯定不会给孩子换尿布”。也算是活的通透了。看一些网上的文章,川普看来也是肯教,不溺爱,教实际生存技能,教怎么在社会上混。不知道是老爹的榜样力量,还是老爹遗产的力量,孩子们各个想证明自己给老爸,绝对不是纨绔子弟。上学要拿A,工作要努力。不知道具体细节如何,但是川普这个管理才能,激励才能是绝对牛。

类似的教育理念蔡美儿在《虎妈战歌》也提到,维护小孩自尊不是整天瞎鼓励,不管孩子做怎样都鼓励,而是帮助他战胜困难而得来自尊。这是真的自尊,而不是掩耳盗铃的自尊。家长应该做的是”priming”,帮助小孩为将来的考验做好准备,就如T cell那样。不要清除所有病原,而是在适当时机给他们适量dose的病原,让他们以后更强大,更ready.

痴心错付的女人们

14 Sep

不知怎的,这三个女人在我脑海里联系了起来-安娜(安娜卡列尼娜),Little Mermaid, 还有周芷若。三种痴心错付,三种结局。安娜选择自杀,little mermaid选择成全,周芷若选择报复。三种选择,同样精彩。不用谁废话,不用谁怜悯,三个字“我乐意”。

托尔斯泰说,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-我的解读,幸福的家庭不过是各司其职,是父父子子,君君臣臣的理想生态。不幸的家庭未必真的不幸。悲剧的另一面是各得其所。如果仅以社会秩序和期待来判断人的幸福与不幸,未免太过片面。不要轻易可怜谁,正如不要轻易轻蔑谁。

主妇指数

7 Sep

山口百惠其实不是我的年代。但是听说了这个人就很好奇。她和三浦友和神仙眷侣的爱情和生活当然很让人羡慕。这么多年从没被超越。事业顶峰,回归家庭,退出演艺圈,而且真的很幸福。我小时候也听说大部分是港台女星,流行婚后退出演艺圈。即使年纪轻轻,我心里也默默替她们担心一下下,知道靠别人是靠不住的,爱情也是会被柴米油盐磨灭的。

看了山口百惠的自传《苍茫时分》,心里有一些答案,她一直最在意的就是普通人的生活,而且她思想成熟,懂得看人。这种case,人类历史上都不一定有几例,大家想follow要慎重。山口百惠也说,自己宣布退出演艺圈的消息后,很多人写信给她质疑她到底是不是独立女性。她说,独立女性不是一定要出来工作,而是独立做自己的选择。好熟悉的回答,看过《蒙娜丽莎的微笑》的应该记得里面的Joan,当Katherine特别失望她结婚的选择的时候,她表白了一番,自己看重的就是家庭,喜欢自己的选择,而不一定要如Katherine所希望的继续追求学业。

婚后女性是继续工作还是照顾家庭,这个问题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。但是做主妇也不是人人都做的起的。我提倡大家衡量一下自己的”主妇指数”-娘家(或自己)有矿,老公可靠,安贫乐道缺一不可。不然,还是拎起武器,去职场拼杀吧。生活真的太无常,自己有才是真的有,队友有不一定算你有。

加藤嘉一:中国,我误解你了吗? Is U.S. More Inclusive than China?

3 Sep

加藤是我的同龄人。很惭愧,刚刚读到他的《中国,我误解你了么》。跨文化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,真的让你从不同的角度去解读文化。

加藤对中国大学生状态的描写太传神了。和我亲身经历的大学几乎一模一样。我很爱我的大学。但是大学四年最美好的回忆是和同侪一起迷茫的岁月。但是对于教授,印象一般。本科时候,上课几乎就像去超市选购。学校重视科研,教授们热衷于拿基金,做项目,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,博士生才能出成果,给本科生授课是由于学院有指标。很多老师直接说,现在课时短,不可能把东西讲透,所以就是一带而过吧。对学生来说,更多的是毕业的去向,就业,出国还是考研。不管对老师还是学生,大学更像一个checklist。当然我是个commoner,还是很多优秀的学者和学生的。

加藤说,中国的大学也就相当于日本的高中,因为学生们也只是学,没有锻炼社会能力。现在我也做了妈妈,也会考虑教育的问题。这两种模式究竟孰是孰非,我目前无法做出判断。我希望我小孩得到最适合他的。

另外他所讲的中国人的“对内”和“对外”的区别,龙应台也写过类似。中国人是熟人社会,很看重“自己人”,但是一些common courtesy就不一定了。西方社会往往相反,大家很重视manner,但是很难接纳你为自己人。比如在中国,在公共场合遇到一些横冲直撞的中年妇女,在得知你和她女儿是同学之后,会忽然和颜悦色。对美国人来说,他们会表现的彬彬有礼,但是很难和你真正亲近,他们只是想表现自己的素质。骨子里说来,其实中国文化更包容。中国人对待外来事物的想法是:可能对方的方法和我不一样。美国人对待外来事物的想法是:我们的方式是正确的方式。未来会不会转变,我拭目以待。

关于女性。加藤提到中国女性的强势。这个话题很有趣。美国的女性解放是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,是grass root,是循序渐进的。女性们为自己争取权利,更多女性出来社会工作。而中国,据我所知,变化几乎是一夜之间的,伟人的一句“女人能顶半边天”改变了无数女性的命运,半边天就顶起来了。我小时候所受的教育就是女性和男性是平等的。当然后话是成家有小孩之后才忽然理解很多家庭主妇的选择。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贡献,以及由此带来的和工作平衡的问题,并非社会体制一天半天能解决的问题。天是顶起来了,地下可能一片泥泞。各家有各家的解决办法。

加藤的存在就是中国社会包容的最重要体现。中国人可以礼遇以及倾听一个出生于外国的中国观察/批评家。美国人也是…..他们也喜欢中国观察/批评家。他们喜欢人家说美国是the land of dreams.

移民妈妈 I am an immigrant and a mother

2 Sep

最近读龙应台的《目送》,有她的小孩写的序。里面写道,我妈妈懂文学,懂历史,懂国际,但是在这个德国小镇,她是个移民妈妈,她作为移民妈妈,有些规矩她就是不懂。

这也是每个一代移民妈妈面对的难题,她们要在一个和自己成长环境不同的社会来教养自己的小孩。她们纵使受过良好教育,到底也是foreigner,真的,她们不可能都懂。

我自己两个小孩5岁半,和快4岁。会纠正我twelve和mouth的发音。我也在思考,该如何小孩面对父母是一代移民的事实,能够不要因为不同feel less about。宝贝,相信妈咪,你们拥有的是更大的世界。